湖南独岩,值得一去哦!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独岩其实是石山,位于距离通道县双江镇仅三里的东南角。

先人把它命名为独岩,不是独一无二,而是唯一的。在它身边,山重叠,石林莽撞,奇峰异石,数不胜数。一个人,独占骚动,独占领先。

独岩之独,只有其形状。它没有像其他山峰那样缓慢地传递,自然的鬼斧神工把它切成上下一般的大小,只是接近山顶有点收缩,像大钉子一样倒立在山峰中,突然没有思想准备。

独岩之独,更有势头。它挺拔,直冲天空,像定海神针一样支撑着广阔的环境,退缩后天庭似乎会崩溃。天气晴朗,从远处看,独岩昂首挺胸,吞下山河的天气变暗的话,独岩有时被浓云雾包围,有时刺穿云雾在混沌上,给人以临近仙境的感觉。爬到山顶,眼睛周围,鹤立鸡群,眼睛傲慢,周围起伏的山相形见拙,畏缩,害羞回答,低头,弯腰。如果说独岩是威武的狮子的话,远山附近只能说是温柔的绵羊。

因此,独岩成为通道的地标,成为通道的骄傲。

不到独岩就等于不到通道。所以,大多数初来通道的人,仰望独岩的尊容,品尝伟岸,感受霸气。

我和独岩第一次认识是在履行新通道之前。但是,当时的认识是作为游客与独岩相遇,以游客的眼睛观察其形状,欣赏其形象,钦佩山川的壮美,感受到高望远的广阔!当我站在独岩旁边的小镇上时,我几乎每天都看着它,和它交流。直到那时,我才真正认识和了解它。直到那时,我才真正意识到它充满活力和形状包裹的神的博大和深刻。

一边的山水养着一边的人。在我看来,通道地区性格的形成大大归属于独岩的滋养。

独岩的豁达滋养了这里的乐观。独岩高耸,宠爱不骄傲,处处不惊讶,静观沧海桑田,笑云展云舒。经过它的滋润,这里的人们崇尚幸福的生活,性格中充满乐观的精神要素。在城市和乡下,看到最多的是脸上的笑容,男人肆无忌惮,少女们最害羞的是清爽的笑声,女人明亮,男人雄浑。尽管家家户户都有难读的经验,但他们很难把悲伤挂在脸上,存在于心中。即使明天煮饭,也要喝几个酸辣椒,推测拳头的命令,演绎幸福,今天是最重要的。在农事季节,过度的劳动不能伸直腰杆,但一点也不乐观地奔放,淡淡的月光在水稻堂跳了好几次多耶,伴随着小河的流水打了话评价伙伴。侗族人的词典找不到多愁善感,侗族人的话也听不到叹息。自娱自乐,苦中求乐,成为人们生活的常态。

独岩的博大滋养了这里的包容。亿万年来,独岩吸天地精华,拥抱阳光,也不排斥雾霾。那个博大感染了黎民,这个人心胸开阔,什么都容易接受下人。在这里工作很辛苦,但心情很轻松,很少有人钻牛角尖,不用担心被人攻击,偶尔不周到或错误不会故意扩大,没有人无中生产制造事件,心里有点担心,有点安心。息事宁人是这里人际关系的最低规则,当你做错了什么,害怕不安的时候,人没有错,对方不小心的话就像暖流一样,罪恶不安地被熨平了。遇到分歧,脸红,有时用侗语骂脏话,有时拍桌子和椅子是不可避免的,但彼此都很健忘,醒来时所有的不快都扔在脑后!

独岩的阳刚滋养了这里的直率。独岩之美,最美的是阳刚,那个引擎天柱的苍浑让人无限思考。这里的男人们依靠独岩的势头尽情展示阳刚,本来袋子里很害羞,但是脸肿胖的男人说:今天谁也不想和我争论,假装雄心勃勃后,卖猪卖鸭子还得付豪言壮语的账。不可思议的是,这里的阳刚没有性别的区别,侗家的女儿媳妇在家低眉顺眼,野性胜过男性,可以和男性一起喝牛角(酒器),想逃跑吗?别想了!她们拉着你的耳朵向你的嘴里喝酒,直到你输了。然后,利用酒兴摇头把芦笙吹得震耳欲聋。此外,三五成群把牛高马大的男人扔得高高,鸡飞狗跳。这里的人们直奔,敢恨敢爱,没有九曲回肠,花言巧语会被人看不起。在这里不要假装客气,否则会吃亏。主人留下吃饭,不要说不饿,不要说不吃。否则,主人真的不放筷子,自己吞虎咽,在饥肠咕咕地羡慕人的食欲。

独岩的悠闲滋养了这里的平静。我从来没有考究过独岩的变迁,不知道它是在宇宙大爆炸还是地球大地震中形成的。数亿年的雨吹风没有改变脸,没有腐蚀气势,时间只能催促老人。风雨不生气,山呼啸不惊,独岩生活相当悠闲,相当平静。这里的人们继承了独岩的习性,学会了慢慢生活的悠闲自在,说话轻,工作慢,不慌不忙,胸有成竹,胜过闲庭的步伐。无论外面的生活多么美好,外面的节奏多么明亮,这里都遵循自己的频率,俊俏的哥哥妹妹爱上了大戊梁歌会的慢歌软语,淘气的孩子沉醉在芦笙的低回旋律上,而且那三三两个老人用磨光的拐杖挑选了美丽的鸟笼,慢慢地走向城西的山坡,画眉鸟的叫声悠长。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,陶渊明老先生如果生活在如此悠然的地方,一定会诗情奔涌,妙文喷薄!

人已赞赏
旅游资讯

湖北“三伏”,你知道吗?

2021-3-26 13:04:16

旅游资讯

湘西与剑桥的联系

2021-3-26 13:09:17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